皇家金堡娱乐网址

网约车司机寻女24年续:家人举牌拉横幅欢迎女儿

更新时间: 2018-04-06

50岁的王明清花了近半生寻找女儿王启凤,他圆梦了。

即将与女儿见面的王明清特别高兴。他手机上展示的,就是山东民警林宇辉为女儿画的像。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王鑫摄

4月3日下午,走失24年的王启凤和丈夫及一对儿女乘坐飞机从吉林长春抵达四川成都,与亲生父母、弟弟妹妹团圆。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夫妇在成都九眼桥卖水果时,3岁多的王启凤消失了。这24年来,夫妇俩尝试过各种方式寻找女儿,一直都没成功。2015年夏天,王明清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他将女儿的基本情况印制在小卡片上,几乎逢乘客就发。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山东省首席刑侦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等人的帮助下,经DNA比对,已经在长春定居的康英,被证实是王明清的女儿王启凤。

刘登英举着牌子挤到女儿面前。

家人团聚,团圆第一顿饭吃汤圆

3日上午,王明清的二儿子王启政出门买了两袋黑芝麻馅的汤圆。

“汤圆,意味着团团圆圆。”

王启政比姐姐小4岁,已经参加工作。从小,他就知道他有个从未谋过面的姐姐,父母也一直在寻找。

3日上午,王启政买了两袋汤圆,一家人时隔24年后的第一顿饭就吃汤圆。

王启政说:“我能感受到父母思念女儿的心情,每天都能感受到,太强烈了。”他曾听父亲说过,父亲跑滴滴给一名乘客发寻找女儿的小卡片时,对方一点儿也不尊重父亲。“听父亲说挺伤心的,如果对方不能理解这种心情,也请他尊重下别人。不过还是好心人多,总算找到了。他们(父母)终于不用再忍受这样的痛苦了。”

为了跟姐姐相见,他和正在备战中考的妹妹王怡,分别向单位和学校请了假。

在妻子刘登英的要求下,王明清买了一套西装,要在见面的时候穿上。刘登英则准备了一条项链,那是她前几年买的,一直舍不得戴,她要把这条项链亲手送给女儿。

王明清很想到机场去接女儿,但他还是服从警方的安排,在小区门口迎接她。“我等这一天等了24年,那就再多等一会吧。”在单元楼楼下,王明清挂上了欢迎女儿回家的横幅,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昨晚,王明清睡了四个多小时,刘登英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让王明清更加高兴的是,他不仅找到了女儿,还从女儿那获悉,他已经当上了外公,有一个外孙和外孙女。在见到女儿的同时,他见到了女婿、外孙和外孙女。

中午12时,王明清向澎湃新闻记者展示了女儿一家人从家里出发时的照片:王启凤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推着行李箱,女婿抱着外孙。

3日下午3时18分,载着王启凤一家四口的大巴车停在现代新居小区门口。王明清和妻子、儿女早已举着写有“孩子欢迎你回家!”“姐姐,我好想你……”“孩子,你辛苦了!”的标语牌在小区门口等候。

王启凤下车后,母亲刘登英举着牌子挤到女儿面前,两人相拥而泣。被媒体包围的王明清,晚了数分钟才与女儿拥抱。随后,一家人相互搀着走回了家。

在房间里,四川省公安厅打拐办公室民警向一家人宣读了川公DG【2018】4号《被拐儿童身份确认通知书》。通知书显示,在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儿童DNA数据库中,通过DNA亲缘关系比对。确认四川省被拐儿童亲属王明清和刘登英夫妇与当年被拐儿童康英具有生物学遗传关系。

按照王明清的计划,女儿会在成都停留一晚。4日,一家人将回老家——四川省安岳县通贤镇帽石村。“清明节马上就到了,回老家去祭拜下(王启凤的)爷爷奶奶,还有当年收养了王启凤的养父。”

《被拐儿童身份确认通知书》

寻女24年,坚信女儿一定能找到

去派出所打听、去女儿走失的地点举牌等候、登报寻人,凡是能想到的招,王明清都做了。

2015年6月,王明清注册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他突然想到,自己每天开车,去那么多地方、拉这么多乘客,会不会有乘客知道女儿的下落,甚至有一天,亲生女儿坐上了自己的车?

于是,王明清制作了尺寸与身份证一样的寻人卡片,遇到愿意跟他聊天的乘客,王明清就把小卡片给对方,请求对方帮忙留意下。他说:“我不知道这样到底有没有用,但我坚信,有一天一定能找到(女儿)。”

王明清的做法也引来了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全国各地媒体的关注。这样以来,王明清觉得自己找到女儿的希望更大了。

后来,山东省首席刑侦模拟画像专家、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林宇辉根据王明清提供的资料,画了一幅画像。此后,王明清拿着这张画像,到处寻找。

这些年,改名为康英的王启凤也在寻找亲生父母。

刘登英与女儿相依在一起。

今年3月9日,康英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信息,但在她的记忆中,出生日期和走失日期等信息都不明确。康英在自述中写道:“我很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当年不管什么原因把我弄丢了,我都理解,为人母以后更能体会到父母的不易,更加理解到丢失孩子的痛苦,请网站老师们多多帮助我,期待早日见到亲人。”

在警方和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初步确定康英就是王明清的女儿。4月1日,DNA比对结果出来,康英就是王启凤!

从王启凤口中,王明清得知女儿是被养父从九眼桥捡得的,这与女儿走失的地点一致。

王明清极度怀疑,女儿当初是被“人贩子”拐走的:“但是她小时候反胃反得很厉害,可能是‘人贩子’觉得她有什么病,又把她丢出了。”

让王明清觉得造化弄人的是,当年收养女儿的人,老家就在安岳县来凤镇十村。两个村子直线距离也就二十公里。2日,王明清有个同乡打电话告诉他,收养王启凤的那家人有个亲戚,跟他外婆住在一个院子。印象中,他还见过王启凤,但没有往就是王明清走失的女儿方向想。

王明清告诉澎湃新闻,女儿的养父对她很好:“一般农村的娃儿,学习不好的话肯定就不让她读书了,但那家人还是供她上了职业学校。”

后来,女儿谈了恋爱,并嫁到长春,成家生子。

失子朋友到家中“沾喜气”

4月3日上午,47岁的袁琼香和郑先生等人先后来到王明清的家中。他们跟王明清夫妇一样,有孩子走失。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他们结识并互相鼓励。

在王明清家里,袁琼香向前来采访的记者展示其儿子走失的信息。

郑先生走失的女儿叫郑娟,今年已满30岁。郑娟于2001年5月2日在成都市簇桥马家河村失踪。失踪时,身高约1.4米。

袁琼香说:“我们今天过来,一是祝贺,二是希望沾沾喜气,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像王明清这样,找到孩子。”

袁琼香走失的孩子名叫游定松,出生于1993年5月24日,2002年4月21日下午在四川省双流区文星镇光明小区不知去向,疑被他人拐走。游定松右嘴角上有颗明显黑痣,曾做过牙齿矫正手术。

为了寻找儿子,没多少文化知识的袁琼香学会了在电脑上打字和上网。她说:“我也不会放弃寻找儿子,直到找到他为止。”